军事新闻

真实版“扫黑风暴”远比屏幕中更可怕…

发布日期:2022-08-04 23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部剧,在后续有些拖沓的情况下仍然打到了豆瓣7.3分,绝壁能进今年的国产剧TOP 10了。

  龙大姐不止一次说过,犯罪题材的影视作品最可怕的就是“改编自真实事件”,而这部剧,到处都是真实事件的影子。

  而剧中让人背后发凉的大BOSS高明远,原型则是两年前震惊全国的“湖南毒瘤”,文烈宏。

  老文家有三个孩子,他是老三,也是独子。在父母眼中,能传宗接代的儿子最重要,于是惯得他无法无天。

  社会很难混,他学过泥瓦匠,开过摩托车,卖过鱼,当过小工……种种经历,就连后来调查他的专案组民警也说:此人比较能吃苦。

  吃苦的劲头加上对金钱的渴望,无法无天的性格加上淡薄的法制观念,文烈宏很快就走上了歪路。

  对一般人来说,这应该是个染上赌瘾毁掉一生的故事。然而对于天生命里带“狠”的文烈宏来说,他不仅染上了赌瘾,还学会了出老千。

  很快,文烈宏又冷静下来:在别人的场子做局,风险高,不如自己开场子,骗猪进来宰!

  于是,他用非法赚得的钱开了公司,开了赌场,召集小弟,成了盘踞在湖南20多年的巨大黑恶势力……

  明面上,文烈宏开了N家公司,有文化领域的,有建筑领域的,有做典当的,有搞投资的……五花八门干啥的都有,共同特点只有一个,就是不赚钱。

  文烈宏的钱来自于赌场,来自于高利贷,来自于权钱交易,就是不可能来自于正常经营的公司。

  以他为核心,组织分出三个“分舵”舵主:舒开、佘彬和龚浩,负责违法犯罪和敛财;女儿文雅相当于组织的管家,负责操作资金;剩下的,都是马仔,负责“干活”。

  自此,文三伢子的外号再也无人敢叫。处于组织核心的人有资格叫他“三哥”,更多的人,只敢尊称他一声“文三爷”。

  2016年8月29日凌晨2点,长沙某银行支行行长段云在骑龙大街中心广场上吊,只留下遗书一封。

  当年,此事掀起了轩然大波。人人都在问,张剑波是谁?他怎么能骗的一个人活活吊死自己?

  张剑波,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创始人,湖南新猎鹰科教有限公司董事长,原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,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,身价超40亿。

  段云自杀的地点,是张剑波的办公室所在地。而自杀前几个月里,段云几乎每天都在此蹲点守着,希望他能归还4.7亿元的贷款。

  文烈宏还有个外号,叫“现金王”。《扫黑风暴》里动辄调用1个亿现金的剧情就是从他的江湖传闻改编的——

  在长沙,人人都知道“文三爷”是“现金王”,8小时内就能调动1亿以上的现金。

  张剑波搭上文烈宏之后,以为自己找到了新的赚钱渠道,没想到在文烈宏看来,他才是送上门的肥羊。

  从2007年到2016年,张剑波从“爽快”的三爷那里借了将近13亿用于赌博,连本带息,一共要还22亿5千万。

  左一个亿,右两个亿,张剑波也没傻到家,察觉自己入了套之后,跑到长沙市公安局报案。

  在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,2016年8月20日,张剑波终于等来了“司法”的干预——

  在另一个“受害者”乐某的经历中,我们能看到一个名叫周符波的官员,时任湖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。

  乐某拿着文烈宏放高利贷的证据去省公安厅举报,周副厅长却给出批示:不予立案,暂缓处理。

  和那些被剥了一层皮的老板不一样,周副厅长穿着官衣,文烈宏要的不是他的钱,而是他的权。

  周副厅长之外,还有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、全国知名刑侦专家单大勇,他“欠”了文烈宏260万。

  张剑波举报文烈宏时,就是这位副局长从中保护,最后用匪夷所思的“涉嫌伪造印章”罪逮捕了雇主张剑波。

  2016年9月,文烈宏直接给了单大勇1000万,请他找个理由抓捕张剑波,还许诺事成后以2000万答谢。

  2017年2月28日,湖南省公安厅直接指挥由常德、长沙两地警方组成的专案组开展抓捕行动,在长沙市泊富广场抓获了文烈宏。

  整个犯罪团伙都被警方一窝端了,正常呢,文烈宏应该是万分悔恨等待法律的制裁。结果呢?此人竟然还想越狱!?

  2017年,他以口头承诺的方式用2000万买通了一名协警,于7月24日凌晨成功逃离看守所,一路逃到了汉寿县。

  2019年,文烈宏被判无期,周符波被判19年,单大勇被判有期徒刑17年。

  最后,给大家推荐一部纪录片,《扫黑除恶——为了国泰民安》,比电视剧线倍。看完,你会感慨国家扫黑除恶、壮士断腕的决心,更会感谢执法者为了国泰民安展现的非凡勇气。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