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咖名流

鱼类“性早熟”虾蟹童子军 胶州湾海产减产严重

发布日期:2022-02-04 05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调查数据可以说触目惊心,曾晓起分析说,20世纪80年代初期,胶州湾水域的优势鱼种以青鳞鱼和斑鰶居首位,其次为赤鼻棱鳀、中颌棱鳀等。本次调查中,青鳞鱼仅在10月和5月的渔获物中出现,占鱼类渔获量的1.5%和1.8%。斑鰶在10-12月和4月份出现,其中4月份定置网渔获中占鱼类渔获量的9.8%,其它月份仅占0.4%-1.4%,“也就是说,30年前胶州湾里最常见的两种经济鱼类,现在都已经十分少见,根源在于过度捕捞和环境污染。”

  海洋生物多样性遭到破坏,曾晓起直言不讳地说,过度捕捞大量鱼类、消灭几个物种只需要10年就能做到,但恢复生态环境却是一件遥遥无期的大工程。“胶州湾里消失的鱼类,多数处于食物链的高端,它们以小鱼虾或海藻为食,也是重要的渔业资源,可大环境的改变让这些鱼类减少,但人们需求却不断上涨,这很可能会加快胶州湾更多鱼类的减少甚至消失。”

  曾晓起认为,一些繁殖能力强的鱼类,在无外界严重影响的情况下,可能一两年就能恢复种群数量,但多数鱼类需要十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恢复,而有的海洋生物消失,谁也无法预料多少年才能恢复原状。

  鱼虾繁衍“老巢”被破坏中国海洋大学水产学院任一平教授对沿海生态破坏痛心疾首,他认为这让很多经济鱼类无处产卵,最终导致了持续减产。胶州湾风浪较小,温度适宜,而且海底礁石、海藻多,曾是多种鱼类和经济无脊椎动物产卵、觅食的场所,湾内周年都有鱼、虾和头足类交替产卵繁殖。

  任一平研究发现,不仅是胶州湾,青岛沿海很多地方的鱼类种类组成具有季节特点,但鱼群均以小型鱼类或幼鱼为主,一般重量不超过一两。一名专家表示,幼鱼的存活和数量是鱼类资源补充和渔业资源持续利用的基础,鱼类幼年阶段容易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。相比于二三十年前,胶州湾的产卵场功能有所退化,但在调查时任一平在胶州湾内发现40余种幼鱼,尤其仍存在白姑鱼、鮻、许氏平鲉、钝吻黄盖鲽、短吻红舌鳎等经济种类,表明胶州湾仍是重要的鱼类产卵和育幼场。因此,加强胶州湾潮下带浅海生态环境及幼鱼资源的保护,对鱼类多样性保护和渔业的可持续发展有重要意义。

  “包括中国对虾、带鱼、斑鰶、青鳞鱼在内的很多海洋生物,都将胶州湾当成繁衍后代的好地方。可与上世纪50年代相比,胶州湾的面积减少了三分之一,填海工程让很多生物没有了栖息地。”曾晓起教授认为,胶州湾不仅自然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,食物链也已经被打破,甚至面临着新的危机,以大量捕捞玉筋鱼为例,这种被俗称为面条鱼的生物,是鲅鱼的主要食物,可随着其它大鱼的减少,玉筋鱼已经是餐桌美味,试想一下玉筋鱼被捕捞光了,老百姓还能轻轻松松吃到鲅鱼吗?

  “随着近海鱼类的种群减少,出于自救的目的,很多鱼类提前成熟产卵,确保种群保持在一个数量级别。”曾晓起教授告诉记者,研究表明全球的渔业资源都或轻或重存在这种现象,以小黄花鱼为例,30年前的情况是三龄鱼才会成熟产卵,可研究发现,性成熟时间已经提前到了二龄,中国的情况更严重,青岛沿海的小黄花鱼性成熟年龄已经提前到了一龄鱼,“也就是说,原来长三年才产卵的小黄花鱼,现在长一年就不得不性成熟产卵,否则在高强度的捕捞下,无法保证种群的延续。”曾晓起表示,鱼类提前发育是种群濒危的一种危险信号。

  同样存在这种情况的还有带鱼,研究发现,沿海带鱼数量已经大幅减少,甚至在近海已经无法形成渔汛,从提取的样本看,渤海带鱼的产卵年龄竟由二龄提前到了一龄。“这可是个危险信号,因为产卵期提前,意味着带鱼身体未到正常成熟年龄即匆忙产卵,后代的质量难以保证,容易形成种群退化的恶性循环。”曾晓起教授说,生长时间的不同,带鱼的长度、宽度必然有差别,种鱼优良程度直接决定后代质量,由此可见一斑。而改变这种现象,彻底恢复近海经济鱼类的种群规模,除了要控制污染、缩减捕捞量之外,还要加大人工放流数量,加强休渔期管理,让其得到休养生息的环境。

Power by DedeCms